以“不走寻常路”的广告语家喻户晓的本土服装品牌如今日子也不好过。

近日,国内知名服装品牌美邦服饰(002269)(002269)公告称,该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拟出售金额合计4.48亿元。此次出售的资产中含有已开馆15年的“美特斯?邦威服饰博物馆”所在展馆。

此次资产出售有望帮助美邦服饰回血,但其面临的处境仍艰难。截至目前,美邦服饰股价仅剩1.36元/股,总市值由近400亿元跌落至34亿元。

周杰伦曾代言如今一年亏掉8个亿

对于许多80后、90后而言,十几年前穿上一件美特斯邦威是一件洋气的事情。

美特斯邦威的第一家专卖店开设于1995年,创始人为周成建。而真正让美邦的品牌家喻户晓,却是在2003年。

当年,美邦服饰下重金签下顶流明星周杰伦作为品牌形象代言人,加上一句“不走寻常路”的广告语,红极一时。美邦也一度成为本土时尚的代名词。

与众多服装品牌一样,美邦一路高歌猛进,门店一度扩张超5000多家。

2008年,已成立14年的美邦服饰登陆资本市场,上市次年市值达到370亿元,而其创始人周成建,也以170亿元的身家成为彼时中国服装界的首富。

巅峰时期的2011年,美邦服饰的营收达到99亿元,净利润达12亿元。

但随着电商的崛起和服装市场竞争的加剧,美邦服饰很快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2年开始,美邦的业绩逐年败退。2012年至2014年,美邦服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5亿元、4.05亿元、1.46亿元,同比下滑29.55%、52.27%、64.08%。

2015年,美邦服饰的营收规模降至63亿元左右,同年其净利润首度由盈转至亏损超4亿元,同比下滑396%。

近几年,美邦的业绩也并无起色。尽管2018年美邦服饰盈利转正,但随后的2019年,一年再度亏掉8个亿元。

股价跌去9成市值蒸发超300亿

业绩不见起色,美邦服饰二级市场表现也同样低迷。

2012年,美邦服饰的股价全年跌幅达49%。2015年8月,美邦服饰的股价最高达13.37元/股,市值最高冲至近400亿,但随后继续跌跌不休。

2020年12月,美邦服饰股价跌破2元后,长期在2元下徘徊,而2021年以来,其股价再创新低,年内再度跌去12.9%。截至3月11日盘后,美邦服饰的股价报1.36元/股,总市值仅剩下34亿元,较高点时期蒸发超300多亿元。

由于估值大幅缩水,美邦服饰的存货和应收账款也预计大幅减值。

今年2月底,美邦服饰曾透露,对2020年末存在可能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后,拟计提2020年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66亿元。其中存货和应收账款是两笔减值占比最高的资产,分别减值1.97亿元和1.7亿元。

美邦服饰表示,公司的存货主要是服饰库存商品及少量原材料,其可变现净值随着库龄增加而降低,因此结合本公司实际销售情况和历史数据,着重考虑各渠道销售单价及数量,对不同库龄的存货相应计提减值准备。

而美邦服饰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存货仍高达18.51亿元,应收账款则有8.18亿元。

此前,美邦服饰也早已预计其2020年全年无法实现盈利,预计亏损5.8亿元至8.2亿元。

曾斥资5000万冠名热门综艺

如今靠卖资产回血

面对亏损,近几年美邦服饰也一直在尝试自救。

早在2012年,美邦服饰就开始布局了线上电商销售渠道。从邦购网再到有范APP。与此同时,美邦服饰大量关闭加盟店,先后关闭了1500多家店铺,并采用了直营的方式,着力构建场景式新零售购物方式。

但这些举措对于美邦服饰的业绩提振并不明显。

曾经靠营销尝到甜头的美邦服饰也在业绩下滑之后再度将目光转向营销。2014年,美邦斥资5000万元买下热门网络综艺《奇葩说》的总冠名,创下彼时互联网综艺节目最高冠名费记录。

而据美邦服饰时任CMO周龙透露,这也基本上占据了美特斯邦威年度营销预算的1/3。他最看上眼的,是《奇葩说》想要讨好的90后,这也是美特斯邦威想要争取的消费者,从这点来看,他们目标一致。

但从2014年美邦服饰的财报来看,效果显然不如预期。当年其营收同比下滑16%、净利润约1.46亿元,同比下滑64%。

市场分析认为,美邦服饰作为一个20多年的快时尚品牌,其目标人群是年轻消费者。但十多年来,消费者和消费习惯已经发生很大改变。老品牌没有从根本上创新,就会逐渐被消费者淘汰。

显然,美邦服饰至今仍未走出经营困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期,其货币资金仅剩下1亿元左右。

如今,缺钱的美邦服饰也不得不通过出售旗下资产来回血。

据美邦服饰披露,此次资产交易可以帮助其获得约2.5亿元的收益。这对于缓解当下流动资金不足、业绩巨亏的局面有一定积极影响,但如何摆脱经营困境仍是美邦服饰2021年需要直面的问题。

美邦服饰回应:公司2020年不会被标识退市风险

对于美邦服饰现有的困境,有网友表示:“至少美特斯邦威还活着,跟他同期的品牌班尼路、潮流前线、德尔惠、佐丹奴、真维斯都不行了……”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服装品牌市场,除了美邦服饰,其他品牌也或多或少面临着与之同样的经营困境。

在A股上市的拉夏贝尔(603157)如今股价仅剩下1.78元/股,总市值不足10亿元,不仅有二次退市风险警告,其实控人邢加兴股权已拍卖。

森马服饰(002563)业绩也呈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2020年森马服饰实现营收151亿元,同期净利润同比下滑48%至8亿元。

被称之为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600398)”也饱受库存高企之困,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海澜之家的存货达86.38亿元,库存周转天数达到338天。

国际快消品牌日子也不好过,今年1月,快时尚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将计划把旗下Bershka、Pull&Bear及Stradivirus的所有中国门店于本月月底全部关闭,仅保留官网、天猫旗舰店等电商渠道。

据媒体报道,Gap集团将在2021年再关100家门店以自救。而针对中国市场,有消息称,该集团甚至考虑出售中国业务,以调整在中国的运营状况。

有观点认为,很多企业转型并没有触及核心本质,但模式是底层逻辑,是基础,而最终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的,是产品或者服务,服装行业即是如此。美特斯邦威虽然底盘还在,但也经不起持续消耗,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做一些什么产品。

在业绩连续亏损的背景下,有投资者担忧美邦服饰与拉夏贝尔一样将面临退市风险。

对此,美邦服饰在互动平台上回应称,“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公司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第三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为26.9亿元。因此,公司2020年度不会因为此项指标而被标识退市风险警示。截至此条回复,公司也未涉及交易类、其他财务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及其他退市风险警示及退市流程所指明的退市条件。”